鸿运国际娱乐,鸿运国际娱乐平台-鸿运国际娱乐官网

当前位置: 鸿运国际 > 游戏资讯 >

网吧_77哥”启程回河北老家 称要自学编程

时间:2018-06-07 23:16来源:未知 点击:
回望这四年,觉得自己有点傻。看着记者记录下他的这段独白,靳爱兵流下眼泪 在长春站候车时,看着本报记者录制的网吧朋友的告别视频,靳爱兵腼腆地笑了 踏上归途,靳爱兵说自己这次不会再逃避了,有什么事都可以面对 本组图片记者 惠禾摄 新闻回放 : 吉大前

“回望这四年,觉得自己有点傻”。看着记者记录下他的这段独白,靳爱兵流下眼泪 

 在长春站候车时,看着本报记者录制的网吧朋友的告别视频,靳爱兵腼腆地笑了

踏上归途,靳爱兵说自己这次不会再逃避了,有什么事都可以面对 本组图片记者 惠禾摄

新闻回放吉大前卫校区北门的“学苑”网络,77号座位里蜷缩着一个头发长长的男生,他的行李都堆在电脑旁,宽大的座椅是他的床。2008年9月开始,他就在网吧里生活,一直到现在,四年半,他除了吃饭、睡觉、打游戏,似乎没有其他生活。他叫靳爱兵,老家河北怀安,因为打游戏没有拿到毕业证,又无法给父母解释的他,选择了这样逃避。3月26日,面对心理专家的辅导,靳爱兵四年半来第一次哭,像个可怜的孩子。【详细】

27日15时52分,长春—北京。D22次动车缓缓启动,离开刚刚下过一场春雪的春城,载着一个离开家乡四年多的河北小伙,向北京进发。

他,因为现实生活中出现的困难,转而沉溺在虚拟的网络游戏,在网吧度过一个个晨昏,四年半,和家人断绝消息,几乎与世隔绝。春去秋来,年复一年,改变自我的渴望也曾复苏,但又归于沉寂。

直到媒体报道了他的事,他“一下子就想开了”,“家里人找来,我就到了走出这个门,迈过心上那道坎的时候了。”

靳爱兵说,他此前不肯回家,是因为小时候在乡里确实很有名,学习好,是家里的骄傲。父母对他这么高的期望,而自己无颜见江东父老。说到这儿,他沉默了片刻,“其实,我真的很想回家,很想念父母,能有这个机会,也挺好的。”

这次回家,他准备先帮父母干些农活儿,然后出来找一份工作,再学习一下JAVA编程。

《河北青年报》与本报联动,助他回家。 昨晚,火车抵达北京,然后转车回张家口,再坐客车,靳爱兵预计今天能回到家乡。

寻觅

消息渺茫可家人从未放弃

兄弟姐妹们百度“靳爱兵”这个名字,在各种贴吧、论坛里发寻人启事,给他QQ号码留言……

靳爱兵知道,家里人早晚会找来的,只是时间问题。可他没想到,这一天来得这么突然。

26日晚上,从热心人王先生店里回来,靳爱兵开始跟游戏中的网友道别,打点游戏中的装备,该卖的卖,该收的收。第一个要说再见的就是“老婆”。后来有人拍拍他肩膀,说,外面有人找。

出了门,看到那三个人时,靳爱兵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,是三叔靳喜宏和三婶,还有弟弟靳爱民。

本报26日找到的靳爱兵的同乡,将消息带到了他家。靳爱兵的叔婶和弟弟,赶到长春。

四年多了,靳喜宏也无法形容那种感觉,“心酸、心疼、心苦、高兴……或许更多。”2008年,他还记得靳爱兵离开北京时,手里握的那张火车票,北京—长春。

这些年,家里人也一直在找,河北的朋友也帮着找。靳家人直觉上认为,靳爱兵应该在北京。亲戚们四处“碰”,期望着也许就能碰到瘦瘦的他。长春,也想过,也给老师、同学打过电话,“没办法找,无处下手找。”

兄弟姐妹们百度“靳爱兵”这个名字,在各种贴吧、论坛里发寻人启事,给他QQ号码留言……虽然,四年半,消息渺茫,可是,他们从未放弃过。

靳喜宏说,日子久了,他们会想,“爱兵哪去了?最好的结果是,跟传销的人走了,最坏的,最坏的不敢想。” 这个月,靳爱兵姑姑家的表妹来长春学习一个月,恰巧看到报纸,于是,他在长春的消息,迅速传回北京、河北。靳家人迅速从北京赶往长春,也就有了网吧相见的那一幕。

相逢

爸爸电话中唤小名他有电击的感觉

他感觉,爸爸原谅了他,他曾经认为最难的问题一下子烟消云散了。

26日晚,一家人找了宾馆住下,说着这些年家里的变化。弟弟在北京做挖掘机维修,“他跟四年前样子上没什么变化。”让他无比开心的是,弟弟结婚了,宝宝已经一周岁了!“我做了大伯,呵呵。”靳爱兵笑得很灿烂。

父母身体不如以前了,妈妈身体不大好,常头疼,爷爷奶奶还在叔伯家轮流住,奶奶已经卧床了,需要人照顾。最让他意外的是,家里租种的地比以前还要多,“要五十几亩,我想跟他们商量一下,不要种那么多了,他们毕竟都老了。太累。”

晚上,别人都睡了,他却睡不着,弟弟妹妹们都成家立业,“恍如隔世啊。”

也许是作息时间乱了,也许是知道的消息太多了,他很晚才睡着。

27日,忙碌的一天,家里人买了车票。“四年半了,就要回家了,害怕而兴奋。”

大家带着他去买衣服,吃饭,去火车站……忙得来不及跟心理专家丁建略老师道别,“感觉很内疚。”来不及跟热心的王先生道歉,“实在对不起,我曾想过,第二天就去他那儿工作的,谢谢王大哥。”

12时左右,靳家人去吃饭,靳喜宏接了一个电话,是靳爱兵最不敢面对的人———爸爸。“要不要聊几句?”三叔说着,电话传给他。

“爸爸。”“利子。”(他曾叫靳晓利,后来上户口时改成了现在的名字)

这是他的小名,已经四年多都无人唤起。靳爱兵后来告诉记者,他当时有电击的感觉,那两个字贴在心上,融化了这些年所有的不知所措、无法面对、尴尬不堪。他感觉,爸爸原谅了他,他曾经认为最难的问题一下子烟消云散了。

他听得出爸爸特别高兴,自己却一时语塞,似乎有很多话,不知道该说什么,“话挺多的,但不知道怎么说,明天就到家了,回家慢慢说。”

“也好,就这样吧。”父子对话很简单。 婶婶说,靳爱兵的爸爸其实脾气很急,他如何回归家庭,如何与父亲相处,还需要经过时间的考验。

相关文章: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